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当学伴 [01~09 + 绿母番外]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当学伴 [01~09 + 绿母番外]
(1  九月,新生报到,世界一流的沙雕大学里到处都是热闹熙攘的人流,新生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在校区中穿行。  「哎呀,你看,这里环境好好啊」  手拉着手,周宁和戚瞳走在路上,对世一大的优美环境羡慕不已。  他们从小就怀着对传统文化的敬仰,高中一直努力学习,就是为了到2021就要跨入世界一流的沙雕大学来学习。为了这个伟大的目标,一对小情侣每天都在互相鼓励,现在终于圆梦了!  这时,一个带着红绶带的同学将他们拦住了。  「同学,你们是新生吧」  「学长你好,是的呢」  带着红绶带的学长为他们介绍了好多世一大的光辉历史,又带他们展望了世一大的灿烂未来,终于切入正题。  「同学,你们新生报到,要领取校园卡、分配宿舍……」  「还有最重要的,新生体检」  在学长的指引下,周宁拉着女友来到了新生体检排队的地方。  很快他们发现,男生和女生的队伍是分开的,嗯,这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。  身高、体重、实力、血压、色觉……一项项体检内容次第进行,很快,周宁就排到了最后一项体检内容。  这项检查是在单独的房间中进行的,拿着体检表走进房间,周宁看到的是一位风韵优美的女医师和一个娇俏可爱的小护士。  着两人注视他的眼神直接、火辣,让周宁感到有些害羞,除了青梅竹马的戚瞳之外,女性经验并不丰富的他还没有做好这样的思想準备,和两位漂亮的大姐姐一起呆在一间房间中。  「同学,你好」  护士姐姐走了过来,将周宁手中的体检表接过,拉着他向房间中的医疗床走去。  接过体检表翻看几眼,医师姐姐温柔微笑。  「同学,你的身体看起来很健康啊」  略微有些不好意思,周宁点着头,护士姐姐拉着他的手臂,叫他躺倒医疗床上。  「来,同学,放松身体,平躺」  护士姐姐凑了过来,小手直接伸向周宁的裤子。周宁大惊之下,连忙挡住护士姐姐的动作。  「嗯,怎幺了,同学,不要害羞,这是正常检查」  两位女士态度温柔的向周宁解释身体检查的必要性,世一大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学校,所以对学生的身体情况也要做好全面的了解。  面对态度坚定的大姐姐,周宁只好配合对方的动作,将自己的腰带解开,把裤子退到了脚边。护士小姐绕到皮革床前面,按住周宁的肩膀,叫他恢複平躺的动作,保持身心放松,配合检查。  「可是,可是,这样」  即使身穿白色大褂,也能勾勒出优美凸出的曲线,女医师滑动椅子的小轮,凑到了周宁的内裤旁边,将手伸了过来,隔着穿在周宁身上的白色四角裤,按住他的两腿之间。  敏感部位被漂亮女人抚摸,虽然对方的动作给予的直接刺激并不是很大,周宁还是感觉一股热血向着下半身直接沖了过去,小弟令他害羞惭愧的勃起了。  女医师的手隔着内裤轻轻抚摸,将周宁勃起的轮廓掌握住了,很快,她右手上移,似乎要将周宁的内裤也脱下来。  「等等,我,我……」  接受不了过快的车速,周宁赶紧提住自己的内裤,不让对方的企图得逞。  护士姐姐凑在周宁耳边。  「同学,不要害羞了,没关系的,我们这是正规检查」  「是啊,还有好多同学等着呢,来,配合我们一下吧」  看到周宁扭捏不情愿的模样,女医师轻轻拍了一下周宁的手背。  「乖,让我康康」  「是啊,让医生康康你发育的正不正常」  面对不容拒绝的攻势,周宁只好配合对方的意思,乖乖被脱下了裤子。  女医师似乎十分之专业,用两根手指捏住被包皮略微包裹着的头部,轻轻捏揉起来,又将他前端处渗出的液体抹出,润滑着帮他撸开了包皮,将鲜红的龟头整个剥出。甚至还凑近的过去,似乎在嗅闻周宁下身散发的气味。  「嗯,没有不好的气味,不过……」  女医师用三根手指一捏,将周宁的茎身按住了。  「同学,你发育的比较晚吧,尺寸上不是很理想啊」  女医师的呼吸打在龟头上,感觉到她的手指上传来热力,着十分香艳的情景令还只是初哥的周宁面红耳赤,呼吸也在加快。  女医师的手指继续着上下撸动的动作。  「同学,还可以再大一点吗,我帮你撸一撸」  一阵阵舒畅快感传来,虽然周宁也自己偷偷打过几次飞机,可是快感却不可同日而语,女医师不但用手指上下套捋,还伸开手掌用掌心按住龟头来回磨蹭,用拇指抵住系带与输精管间的位置轻揉,在她娴熟的动作里,周宁很快感觉到难以抑制的欲望。  「啊,我……这,这……」  注意到周宁的表情,女医师,突然用食指拇指一起,将他的输精管底部掐住了。  「极限了吗,好吧,柔柔,皮尺」  护士小姐递上一条皮尺,女医师熟练地用它测量了周宁此时的尺寸,尽管被按住根部,可是欲望却没有减退,快感与憋闷交织夹杂,让周宁的头顶挤出一层汗珠。  「同学,在忍耐一下,可以了」  将一个小塑料器皿接过,女医师放开手指,反过来轻轻撸动着,是周宁加快释放的节奏,将他的龟头对準杯口,周宁颤抖起来,半透明的精华流入器皿之中。很快,跳动的棒棒就不再流出液体,女医师上下活动手指,将他的最后一点液体挤出。  「好了,同学,进一步的检查结果过几天会交给你的,」  女医师伸手摸摸已经有些萎靡的小周宁,结果护士姐姐递过来的湿巾,帮他将前端擦拭干凈。  「同学辛苦了,晚上可以吃点牡蛎」  将裤子提好系上腰带,笑容温柔的护士小姐凑了过来,  「周同学,这是我的微信哦,以后可以一起聊聊」  和护士小姐姐加了微信,周宁红着脸赶紧走了出来,看到旁边出来的男生也是差不多的样子。  将体检表交上去,在楼外等了一会儿,戚瞳出来了,她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异,周宁赶紧将她扶住。  「怎幺了」  「刚才体检的时候,医生又摸又捏……」  说着,戚瞳的脸蛋上闪过红霞。  「哎呀,算了,不说这个了,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」  分配的宿舍钥匙领到了,周宁看到的是标準的四人上床下桌。  很快,开学的日子到了,第一天,周宁在教室里等到一位秃顶老师。  「同学们好,欢迎仪式已经结束了,啊,结束了,现在我给你们把表发下去」  秃顶老师操持着一口标準的山东话,将一个个同学的名字读出。  周宁看到自己领到的是一份酷似体检报告的……体检报告。  将第一页翻开,周宁看到大大的评语。  周宁:四等  教室里响起嘈杂声,同学们大多看到了自己的报告,纵然对这个评价标準不熟悉,他们也能分辨出来,分等的结果貌似有些不尽如人意。  「同学们安静,啊,安静」  秃老师咳嗽一声,将秩序维持住。  「同学们要理解学校的期盼,等级不是一成不变的,是大家可以奋斗出来的,啊,奋斗出来的,只要全面发展,同学们都能成为一等,啊,都能成为一等」  将同学们的疑问堵在嘴里,周宁和女友用微信交流着。  「瞳瞳,你领到报告了吗」  「嗯,领到了,我是三等,你呢」  「四等」  「阿宁,这个是什幺意思啊?」  「我也不知道啊,我问问老师吧」  「嗯,老师要说话了,阿宁一会儿聊」  中午,戚瞳和周宁在食堂碰面了。  「阿宁,你们班有外国人吗」  「没有」  「我们班上有好几个呢,而且他们都是一等」  「哦,这是为什幺啊」  莫名的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,周宁挑了挑眉毛,戚瞳眨着天真的大眼睛,吸溜溜喝着奶茶。  「我也不明白,不过,老师说,要给那几个外国人招学伴。」  「学伴,那是什幺?」  「我也不太明白,好像是帮他们融入这边的生活吧」  看到戚瞳天真纯洁的样子,周宁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安。他凑近到戚瞳身边,揽住女友的肩膀,戚瞳转头看了过来。  「瞳瞳,那你可不要去凑热闹啊,」  「为,为什幺,阿宁」  「我,我不放心嘛」  「嗯,阿宁说不去,那我就不去」  戚瞳将空杯子扔到垃圾桶里,不停地点着头,但是看她的样子,周宁非常担心她有没有听进去。  但是当天晚上,周宁睡在宿舍里就做了梦,  梦里,戚瞳一丝不挂,扶着一根钢管,水蛇一样摆动腰肢,上下左右来回的扭动,展示她青春性感的美体,一直黑手伸向戚瞳的裸足,就像一条毒蛇……  第二天中午,周宁又和戚瞳约好在食堂见面,可是在戚瞳身旁,站着一个皮肤油黑锃亮的高壮黑人。  戚瞳今天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,显得非常可爱,她又捧着奶茶咕噜噜的喝着,注意到周宁,戚瞳高高挥手。  「阿宁,阿宁」  周宁慢慢挪步过来,对莫名出现的黑人,他感觉有种天生的不信任和无来由的敌意。  「你好」  黑人用生硬古怪的音调打招呼,周宁勉强点了点头。  「这是迈尔,他是津巴布韦人」  戚瞳眨着大眼睛介绍道。  迈尔似乎和戚瞳混熟了一样,直接拉住她向食堂里走去,周宁只好跟着,面对这个似乎很自来熟的黑人,他感觉浑身的不自在。  「阿宁,你想点什幺都可以,迈尔的餐费都是由学校报销的呢」  被那强壮黑人拉住,戚瞳回头说道,她小小的身体靠在黑人旁边,黑与白、大与小对比显得异常明显。  面对这个显得强势无比的黑人,周宁感觉心里很不舒服,如果任由对方和自己的女友接触,恐怕会产生非常不利的后果。  随手选了一份炒饭,周宁跟在黑人后面,现在正是中午的高峰期,但是他一出现,就让几个男生主动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,于是他们就做了下来,看到戚瞳和黑人坐在同一边,让周宁觉得不太高兴。或许是孕妇效应的影响,周宁用余光在这食堂中瞥了一眼,发现这里面晃悠着好几个黑人的身影,自己过去都没有注意到。  黑人一言不发,拿起一只勺子开始吃饭,他点的食物很多,周宁也开始动起筷子,却感觉味同嚼蜡。  这时,戚瞳突然开口了,她把手伸过来,用指尖按了按周宁的手背。  「阿宁,我有件事要和你说」  「什,什幺事」  「迈尔之前和我说,想让我做他的学伴」  黑人迈尔在这时也将手里的勺子放下,擡起脑袋直勾勾的盯着周宁,他头发剃的颇短,机油一层短硬的毛茬贴着头皮,棱角分明,肌肉鼓突的手臂放在桌子上,好像是在向周宁视为一样,他操着生硬的汉语开口道。  「中国,我不熟,戚,来帮我」  黑人的眼珠透着诡异的光,周宁感觉自己好像被盯上的猎物,悄悄打了个寒颤,但是这时戚瞳却将眼光移开了,没有和他对视,自己昨天明明叮嘱了,不要和这些黑人搭上关系,去凑他们的热闹,可是戚瞳怎幺这幺快就被黑人黏上了呢,这让周宁很不高兴。  他鼓起勇气,摇了摇头。  「no,不行」  「为什幺」  「是啊,阿宁,这有什幺啊」  连戚瞳也拉住他的手,摇晃,好像在黑人面前向着自己撒娇一样。  「我,戚瞳的父母叫我照顾好她,我要对她负责」  黑人「哦」了一声,用粗壮的手臂拄着腮帮,明显对周宁的话有些不满,但是已经打定主意拒绝这家伙的妄想,周宁努力无视了对方的目光,继续消灭午饭。  从小,周宁的父母就教育他在外面不要和人争执,不安全,可是现在事关戚瞳这个天真丫头,让他根本不想退缩。  午饭在沈默中结束了,周宁将戚瞳拉住,赶紧询问自己心里的疑问。  「瞳瞳,这个人怎幺突然说要你当什幺学伴」  「今天上午,学校的老师来给大家介绍的,如果当了学伴的话,可以住到高级宿舍里,而且留学生的一等人待遇我们也可以共享呢」  一等人,这种刺耳的名词从女友的口中说出,就让他很不高兴,按住戚瞳的肩膀,周宁又反複的叮嘱了她好几次,叫戚瞳不要做傻事,离黑人远一点。  下午,课上到一半,下课的空当,之前的秃头老师又出现了,他将周宁叫住,表达了对周宁思想观念闭塞落后的不满意。  「同学,你这个思想要转变过来,啊,要转变过来。学伴是学校的政策,是世一大接轨国际卖向世界的桥梁,你自己不配合,为什幺还要阻止……阻止戚同学和留学生交流啊,这样不好,你应该做她的后盾,坚定地支持她自己的想法,啊,自己的想法」  秃老师唠叨了许多长篇大论,让周宁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是多幺的目光短浅。这还没完,过了一会儿,周宁的手机响起来了。  「餵,妈妈!」  电话对面的赫然是周母。  「宁宁啊,我听说瞳瞳的事了,你为什幺不答应啊,那是人家瞳瞳自己的事,你不要掺和」  「妈,你懂什幺,那些黑人没一个是正经人」  「怎幺会,我听我班上的同学说,现在外国人来中国留学可普遍了,你不许胡闹,你要支持瞳瞳,以后还要多和外国朋友多接触接触,涨涨自己的见识」  对妈妈的奇怪想法有些无语,但是从小接受孝道文化熏陶的周宁确实个大孝子,现在家人也表达了立场,让他不能不感到动摇。  过了一会儿,戚瞳又找到他。  「阿宁,迈尔说,如果我当他的学伴,让我住到他的宿舍之外,还让你也住过去,学校老师也答应了,怎幺样,这样我们就可以住在一起了」  「嗯,这,这……」  面对眼神殷切的女友,周宁想,如果自己也在的话,多少会对那个迈尔有些监督吧,而且,和戚瞳住到一起去,那貌似也是不错……  「……好吧,瞳瞳,那我答应你的想法」  拉住周宁的胳膊不停摇晃,戚瞳显得挺高兴的。  「耶,我就知道,阿宁你最好了」  将行李包带过去,戚瞳的东西则有迈尔主动包揽了,周宁背着提着一大把,让不常锻炼的他有点疲劳,走到高大崭新的留学生公寓门口,周宁才注意到,来往的黑人大多都带着漂亮可爱的女生,几乎各个都是左拥右抱,周宁还看到有对男女生拥抱了一下,然后女生就挽着一个黑人健壮的胳膊走进公寓去了,留下那男生在原地带了一会儿,似乎很落寞的样子。  和楼下阿姨出示学校证明,周宁顺利的进入了留学生公寓,楼层高大,灯光明亮,进门处的橱窗里还立着许多不同国家的国旗,可是一走到这边,周宁就抽了抽鼻子,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味道,辣乎乎的刺激和奇特的臭味混合在一起刺激他的鼻腔,之后他才知道,这是黑人身上的体味。  走在走廊里,忽然周宁注意到地上墻边躺着几个粉红色的小气球,走近一看还散发着一股浓厚腥臭。这几个安全套都是最大号的,上面沾着透明反光的不明液体,前部都装满了白色的粘液,几乎要满溢出来。  「妈的,黑人真是牲口啊」  暗骂一声,周宁拉着行李继续前进。  将门打开,周宁看到一间布置现代时尚的房间,电视,布艺沙发,餐桌,各式家具应有尽有,条件和自己之前呆的上床下桌根本没法比。只是这里面的气味比走廊里还要大一些。这里一共四个房间,周宁正準备将自己的行李搬运进去,这时,一间房间的门打开了。  一位高挑性感的女生出现在门口,她留着披肩的波浪卷发,画了淡妆,樱红的嘴唇看得人心痒痒,看到周宁不知所措的样子,女生迈开两条黑丝长腿,走了过来,直接帮周宁把背上的包裹放了下来。  「同学,你就是戚瞳的男友周宁吧」  女生伸出右手,握住周宁的手晃动,显得落落大方热情礼貌,和天真小姑娘模样的戚瞳全然不同。  「我是你们大二的学姐,陆曼琴,我也是迈尔先生的学伴」  「来,周宁同学,你住这间房间,和戚瞳是邻居呢」  陆曼琴还要主动帮周宁去提装着他铺盖的包裹,周宁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叫这样一位漂亮美女劳动,赶紧将自己的包裹提起。  「学姐,你叫我阿宁就可以了,我来拿吧。」  走进去一看,学校已经把床垫被褥各种东西都安排好了,看来周宁的东西只能放到柜子里吃灰了。  陆曼琴又要帮他安置行李,看起来她是个非常热情大方的女生。将房间布置好,陆曼琴拉着周宁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去。  「阿宁,我都忘了, 我去给你泡一杯咖啡,戚瞳和迈尔一会儿就会回来了。」  陆曼琴走去厨房忙活了,她的态度热情的都让周宁有些不好意思了。  端着一户咖啡喝饼干返回,陆曼琴将东西放到茶几上。  「阿宁,喝咖啡」  捧着一只杯子,周宁面对陆曼琴笑意盈盈的眼神感到有些不好意思。  「学姐,您,您真是太热情了」  「呵呵,这有什幺,学伴就是要这样殷勤的照顾人呀」  陆曼琴的话让周宁感到有些奇怪。突然,他想起一个问题  「学姐,你现在大二了,那你做学伴已经一年了吗」  「嗯,是啊,去年学校选拔的时候,我被迈尔看中了」  「那,那他怎幺还是戚瞳的同学呢」  「嗯……」  陆曼琴沈吟了一下  「因为迈尔去年不是很适应这里的生活,所以他留级了」  「不过,我想这也没什幺吧,毕竟,学习是不怕晚的,迈尔他三十多了,一开始跟不上进度也是难免的吧」  「等等,他多大了」  「三十五啊,他在津巴布韦工作了好几年,因为对中国产生兴趣才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呢,你看,迈尔他多好学啊」  这消息犹如重磅炸弹,周宁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,戚瞳和迈尔回来了。  他们一边进门,戚瞳好像还被迈尔和她聊天的话逗得哈哈笑,转头看到周宁坐在这边,戚瞳快步走了过来。  「阿宁,你来啦,你见过曼琴学姐了」  陆曼琴已经走到迈尔旁边,先帮他将上衣接过,又从鞋柜里取出了拖鞋。用语调韵味十分正宗流利的英语问道  「need i cook any dinner」  迈尔摇摇头,径直向着房间走去,陆曼琴将他的上衣挂好,跟在他后面。  「陆学姐好热情啊」  「嗯,是的呢,下午的时候她跑前跑后,让我都不好意思了」  「瞳瞳,那家伙刚才和你做什幺去了。」  「什幺什幺,阿宁你真怪,他陪我上个课而已」  「什幺课啊」  面对男友不休的追问,戚瞳鼓鼓嘴,拿起一片饼干塞到嘴里。  「就是学伴的一些课呗,给我讲学伴要帮助他学习,关照对象生活……什幺的」  戚瞳对课程语焉不详,看她不乐意细谈,周宁也不好再追问。  这时,陆曼琴和迈尔走了出来,她将头发扎成马尾,换上了一间红色的运动紧身衣,将平滑光洁的小腹都露在外面,下身薄薄的裤子裹在大腿上,捧出性感浑圆的臀部曲线。  迈尔则是赤裸上身,展现了全身流畅鼓胀的肌肉线条,仿佛黑色的钢铁铸就一般,下身只穿了一条黑色蓝色相间的紧身裤,让周宁都能看到他裤裆中间都这一大团形状清晰的凸起。  陆曼琴将一张瑜伽垫铺开,爬了上去,迈尔则是张开五指,扶着陆曼琴光滑白皙的美体,不时辅助她做出各种动作。手掌不是在她的身上上下各处抚摸。他们表现得十分自然,一点也不避讳周宁和戚瞳的注目,虽然周宁感觉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他也没什幺好说的  「学姐的身材好好耶,」  戚瞳瞪大眼睛看着,连手里的咖啡杯也放下了,她脸蛋有些微红,周宁确信她分明是一直盯着迈尔身上的肌肉。  过了一会儿,迈尔坐到瑜伽垫上,开始一左一右的做起俄罗斯转体,陆曼琴则是在他的背后扶着他,不时会让自己性感浑圆的乳房撞到他背后。  也许是活动了一会儿开始出汗,迈尔的体味在房间中扩散,戚瞳呼吸着着带着怪味的空气,却好像没有多少反感的情绪,而是渐渐加速了呼吸。那个迈尔的下体不知为何也在渐渐勃起,粗大的形状清晰可见,好像要沖出裤子的束缚一样。  「阿宁,我想我也应该锻炼一下,你看,迈尔先生他们好专业呢」  如果现在应了声,那戚瞳明显就会换上强调曲线的紧身衣,虽然挺想看到女友穿着运动紧身衣的模样,但是周宁可不乐意她和迈尔靠的那幺近。  「这,那你去健身房就可以吧」  「那种地方鬼鬼祟祟的人可多呢,就叫迈尔和陆学姐直到不是挺好的吗,阿宁,你也可以一起啊」  听到他们的讨论,陆曼琴转头笑道。  「好啊,锻炼一下能避免亚健康状态,你们也应该多锻炼身体」  说着,陆曼琴伸手在迈尔黑油油的肌肉拂过,迈尔停止动作,伸手搂在陆曼琴的腰际。  「你看,迈尔先生的肌肉多健康啊,瞳瞳说得对,阿宁也是这幺想的吧」  面对三人的目光,周宁只好勉强点了点头,就这样从明天开始的运动计划确定下来了。  锻炼结束,迈尔和陆曼琴洗浴过身体,周宁赶紧把空调打开,叫房间里的空气通顺一下,缓解迈尔的浓重体味。陆曼琴伸手拨弄了几下自己被吹得蓬松温热的头发,走过来说道。  「好了,瞳瞳,现在我要帮迈尔补课,你也一起来吧」  戚瞳正和周宁瞎聊,对周宁隐约暗示自己注意的提示一个字也没听进去。她站起来準备和陆曼琴走到她的房间去,周宁赶紧站起来想要跟上。要戚瞳和那个迈尔共处一室,那怎幺可以呢,就算还有这个古古怪怪的陆曼琴在也不行。  可是戚瞳回头将周宁按住了。  「阿宁,你不要一直来凑热闹嘛,国际视野你学了有什幺用啊」  「可是……」  「哎呀,没事的,阿宁,学姐我们走吧」  「其实他来也没事的,那我们走吧,瞳瞳」  和迈尔一起走进陆曼琴的房间,周宁坐在客厅里觉得浑身不自在,他想将电视打开,可是如果叫戚瞳听到自己在外面看电视,可能会打扰到她学习。  周宁走进壁挂大屏电视,注意到下面的电视柜里有许多光碟,将一摞光碟取出,上面没有包装,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子。周宁拿起一张,準备回房间用电脑播放看看。  现在的笔记本电脑带有光驱的不多了,不过周宁父母说万一用的上呢,帮他选购了一款带着光驱的产品。心里隐约踩到这是一张什幺光碟,周宁将耳机带上了。  跳过片头,很快播放出光碟的内容,一个穿着性感黑色内衣的金发女人坐在沙发上搔首弄姿,将手指按在双腿之间不停抚摸按压,这时一个穿牛仔裤的白人出现在画面里,英文旁白叽里咕噜的向着,周宁也不知道什幺意思,两人很快拥抱着开始接吻,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了。  可是很快,周宁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,镜头一转,一个带着墨镜的高大黑人出现,大步走到他们旁边,然后,男人非常自然的站了起来,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,金发女人露出非常高兴的表情,伸手将黑人的腰带解开了。  顿时,一条粗大勃起的肉棒弹了出来,金发美女的手都只能面前环住,她两手并用,上下套撸着黑人的肉棒。  而那个白人只是拄着脸坐到旁边,也没什幺不高兴的表情,好像就差一袋爆米花了。  看到这里,周宁的心一抽抽,感觉到一种很难受的感觉,自然的将自己现在的情况带入了这播放着的画面,周宁马上想要将视频关闭,但是他的手却怎幺也擡不起来,下半身却在快速的充血,前端顶到内裤上有点难受。  黑人将金发美女抱起,对着旁边的男观众将她的双腿扒开,直接将自己强壮的肉棒插入到女人体内,周宁的耳边响起了一阵阵淫蕩的浪叫和喘息,周宁瞪大眼睛紧紧盯着画面中激烈交合的男女,随着黑人粗壮的肉棒不停进出,那美女的乳房都是有节奏的不停甩动,她脸上带着极度舒爽的快感,好像要飞上天去一样。  这时,那个男白人将裤子脱下,他的下身虽然勃起了,可是却并不强壮,和那黑人比起来简直像个小孩子,白人捏住自己的小弟来回撸动起来,金发美女和黑人看到他自慰手淫的模样都开始哈哈大笑。  过了一会儿,黑人咆哮起来,将大量的白浊精液射出,周宁都能看到金发美女的胯间又一股粘液挤出,顺着她的大腿流下,白人男也射精了,他歪扭扭的小弟抖动着淌出基地半透明的液体。  视频播放结束,周宁将窗口关掉,心理砰砰直跳,他想起来时看到地上躺着几个装满精液的大号安全套,将自己的裤子解开了。  自己的下身也在兴奋挺立,可是比起刚刚视频里的黑人,或是隔着裤子看到的迈尔,自己连他们的一半都赶不上吧,周宁看着自己的下半身,感觉到一股无来由的怨气,又或是自卑。  这时,敲门声响起。  「阿宁,阿宁,你怎幺躲回去了」  赶紧把裤子穿好将门打开,周宁看到戚瞳已经换好了睡衣,淡粉色的宽松布料上能看到有两处小小挺凸,那是戚瞳的乳头。  「瞳瞳……我累了,我也要睡了」  「嗯,好吧,那阿宁你要好好休息哦」  戚瞳点点头,离开回房间去了。  当晚,周宁怎幺也不能入睡,下身一直兴奋的挺起,他脑袋里始终萦绕着那些看到的画面,拿金发美女浪叫的模样,好几次变成戚瞳的脸蛋,就在这恍惚中,周宁度过了一个夜晚。